• 问一下陆游卧石的诗意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8-16 02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王中王一马中特2肖,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诗人看着磨茶时纷纷落下的雪花状的茶屑,从深井里汲取牛乳般的上佳泉水用于烹煮茶叶,悠悠茶香渐渐浮上鼻端,诗翁心中的那份自适和清爽不觉间挂上脸庞,即使年来不饮酒又有何妨?茶是诗人的至爱,它得天地之精华、钟山川之灵秀,有甘露之芳泽,其秉性清灵不浊。韦应物《喜园中茶生》诗云:“洁性不可污,为饮涤尘烦”。没有酒的喧嚣和放纵,恰如白石蓝大、清风明月,高人相对幽静沉稳、味永意远。饮罢香茗,老诗翁卧于青石之上,四周静谧清绝,没有世间的烦杂和躁乱,惟有耳边簌簌松声不绝于耳,只是闭目享受神仙般的安逸和超脱,仿佛达到了“天人合一”的极至境界,又像是进入了禅定般的涅盘。诗中动静结合,虚实相生,把对茶的感观体会转化为一种独特而超脱的内心体验,营造出空灵静寂的诗境美。这种意境是诗人宁静清明的心境观照大自然的结果,是对生命律动的深刻体会,让人仰羡又感觉委实遥远。

  展开全部《卧春》不是陆游作品,纯属无聊之人故意编出来的无聊之作,毫无诗意可言。

  首先,从形式上说,所谓《卧春》非诗非词,说诗不合格律,说词没有词牌,但凡只是一首为了契合《我蠢》逗笑的顺口溜,所以不是陆游的作品。诗至唐代已经发展到艺术的巅峰,作为宋代的大诗人陆游继承前人的衣钵,写诗“对仗工整,使事熨帖”,时人称之为“小李白”,肯定不会写出如此非驴非马的诗句来。词自晚唐五代肇始,至宋已臻于完美。宋人的每一首词大凡直接标明词牌,即使是自命题也是在词牌之下才标明题目,比如:《水龙吟·春日游摩祠池》、《渔家傲·寄仲高》、《齐天乐·左县道中》等等,极少甚至没有简单命题而不标明词牌的。陆游是治学严谨的大家,想来不会把《卧春》这样不伦不类的诗词轻易示人的。

  其次,从风格上看,所谓《卧春》非咏非赞,用字啰嗦重复,行文牵强拖沓,但凡是善做文字游戏的才子杜撰而成的诗不诗词不词的玩意,所以不是陆游的作品。陆游对祖国有着强烈的爱,他的报国理想长期遭到冷酷现实的扼杀,因此他的诗歌在回荡着昂扬斗志的同时又多充满了壮志未酬的愤懑,带有浓厚的苍凉沉郁的色彩。当然,陆游也写过《月照梨花·闺思》之类情调的作品,但绝然不会在一首诗词里不厌其烦地反复使用“卧”字,更不会啰里啰嗦不知所云地说什么“岸似绿,岸似透绿,岸似透黛绿”。陆游的作品注重锤炼,清代赵翼《瓯北诗话》说他“或者以其平易近人,疑其少炼,抑知所谓炼者,不在乎奇险诘曲,惊人耳目,而在乎言简意深,一语胜人千百。此真炼也。放翁工夫精到,出语自然整洁,他人数言不了者,只在一二语了之。此其炼在句前,不在句下,观者并不见其炼之迹,乃真炼之至矣。”读如此评论再看《卧春》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